绵阳热线|绵阳生活宝|新闻|房产|教育|旅游|美食|购物|便民|酒店|招聘|涪江论坛
  • 首页综合.要闻社会民生时事视频精彩绵阳四川新闻聚焦中国深度报道江油旅游资讯喷嚏图卦
  • 当前位置:绵阳热线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考古队龙门山脉寻觅千年古城 发现古蜀“高速路”

    2017年06月13日来源:华西都市报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考古队龙门山脉寻觅千年古城 发现古蜀“高速路”

    6月5日,茂县土门镇,考古工作者在山间古道进行考察,发现一处人工修筑的痕迹。

    四川盆地西北边缘,绵延200多千米的龙门山脉起起伏伏,在东西两麓孕育出汉羌两族不同的文化味道。

    在这,五千年的古老文化在黄土里发酵。近年来,山脉的两侧,新石器时代遗址相继出土:东麓,营盘山、波西等遗址的发现,开启了岷江河谷的先民密码;在山脉的西麓,什邡桂圆桥等遗址的面世,则掀开了成都平原文明源头的面纱一角。

    细考遗址的文物,考古专家发现,两麓的遗址,呈现出较高相似的文化面貌。专家相信,道一风同并非偶然,一条古蜀道曾经存在。5千年前,部分东麓的先民翻过平均海拔3000米的龙门山,进入成都平原,繁衍生息。

    6月5日,一支考古探险队伍来到四川阿坝州,攀爬龙门山脉。在茂县土门,海拔2000米的山腰间,随着脚下的山路豁然开阔,一条废弃三十年的古蜀道惊现眼前。道路宽2米,容得下3匹马通过,可谓古代的“高速路”。据初步考证,道路废弃了三十多年。

    古道寻踪"

    龙门山脉探索古蜀道

    6月5日,阿坝茂县,“古蜀文明早期遗址调查-穿越龙门山脉”考古行动启动。行动的实践者,是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德阳、阿坝等地文博机构组成的“古蜀文明先遣队”。他们要共同调查龙门山脉遗址,探索古蜀文明的萌芽之路。

    第一站,土门乡。10点半,考古探险队从茂县县城出发了,抵达羊坪村后,当地居民付玉章带领着他们,挺进龙门山脉。寻找一个古城遗址是当天的探索目的,而遗址的线索,正是付玉章提供的。

    考古院万娇是古蜀文明早期遗址项目的负责人,上个月,付玉章告诉她,在茂县土门,有一个古城,后来在汶川地震时,被填埋了。这引起了她的兴趣,去年,她在看电子地图时,就留意到在土门,有一个叫“古城”的地方。

    万娇说,茂县发现过许多重要遗址,年代悠远,遗存丰富。但所发现遗址都是先民聚落点,一直以来,诸如成都平原距今4500年的宝墩文化那样,由城墙围住的古城遗址,并未出现过。阅读资料方觉浅,于是,接到线索后,她决定躬行前往。就在下决定时,另外一个想法萌发――寻找茂县先民通往成都平原的古蜀道。

    去茂县,这个想法在万娇心里萦绕了很多年。龙门山西麓岷江河谷,从仰韶晚期就有西北文化陆续传入。在茂县的岷江上游地带,七八处早期遗址,在六年间陆续被发现。每每读到新发现的资料,她都会发出疑问:先民如何从龙门山脉西麓,大约海拔1500-2000米的居住地域,越过平均海拔3000米的龙门山进入成都平原?她相信,在古文明繁盛的背后,一定有一条传播之路,通向远方。

    而在土门乡,曾经发现的下关子遗址,串起了古蜀文明史前遗址文化序列。它是茂县营盘山文化与成都平原宝墩文化的中界点,证明了岷江上游是古蜀文化源头之一。

    万娇猜想,早期的川西北先民想要进入成都平原,应该会经过土门。

    考古队龙门山脉寻觅千年古城 发现古蜀“高速路”

    考古工作者在龙门山脉寻找古城遗址。

    古城疑云"

    疑似古城,但更像军事要地

    有人说,茂县只不过是一座连着一座的山。在土门乡,起起伏伏的山峦在云雾中影影重重,山上的小屋像是天空中落下的星星,散落在白云深处。

    群山环绕间,向导付玉章找到了即将攀援的高川粮子山。与周围的“大哥哥”相比,它不算出名,少有人踏入。沿着倾斜的山路驾驶,越野车师傅铆足了劲,猛蹬油门。行驶到四分之一山腰时,车路没了。一条密草掩映的小路,弯弯曲曲地镶嵌在陡坡之中。

    徒步,队员们从海拔千余米处,开始攀爬。翠色的绿意在山间弥漫。山的对面,是雄浑高耸的九顶山,状若腾空巨龙。抬头望雪山,一路上,队员们都行走在“去散千峰白,雪凝万壑丹”的意境中。

    行至半山腰,付玉章停了,指了指对面,望向九顶山旁边一座山峰的山腰,“看,古城就在那。”

    顺着付玉章的指向,万娇在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尽头,找到山脊旁的一块狭长地带。“那?”万娇反复确认后,沉默了一阵,问道:“古城?那个地方看上去很险。一旦有泥石流或者滑坡,非常危险。”

    “是吗?那里一直都住着人家,七八十岁的太婆们说,他们的上辈也叫它‘古城’。”

    面对确有把握的付玉章,万娇疑惑起来。茂州扼川西要隘,在古代曾被列为军事重地。而眼前这座所谓的“古城”,所处位置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曾经的军事要地,易守难攻。山脊之间,行走不便,而且远离交通线路。在那,古代先民很难建立生活系统。

    “不太可能是古城。”万娇说,此后,她还将做进一步考察,探索附近有没有其他平地。

    考古队龙门山脉寻觅千年古城 发现古蜀“高速路”

    山间古道,绿树掩映。

    古道影像"

    山间豁然开阔,绿树掩映

    “丢了”一座古城,万娇却“捡到”一条古蜀道。攀爬过程中,随着脚下的路开始变化,一条先民走过的古蜀道被发现。

    队员们最初下车后,进入的是洋目鱼片区。在这块区域,路径非常狭窄,只容得下一人过,万娇比喻它为“乡村小道”。行走其间,挤挤挨挨的小草,不时地搔弄起队员的登山鞋。一路上,树木稀稀疏疏,将人曝露在阳光下。

    而徒步近1个小时,趟过一条“之”字形的小路,进入关口片区,道路豁然开阔起来。泥巴路宽2米有余,路中间,一排树枝肆意伸展,撑出一顶荫庇的绿伞。树枝右侧,绿色植物在泥土地上“爬出”。

    见此景,万娇大叫起来,“这是条开辟过的路!”

    付玉章平淡地应道:“是啊,村民们都从这,爬上山去摘药换钱。”

    “常有人走吗?”万娇追问。

    “不常,不过,老人说,以前,这是条茶马古道。”付玉章并没发现,这里有什么异样。

    万娇停下脚步,仔细观察起来。她发现,道路右侧的山体是直角,并据此认为,道路是人工开凿的,因为自然踏出的道路,不会有如此分明的棱角。她还认为,道路应是集体之作,因为在古代,零星的村民是没有生产力的。

    走到树边,万娇观察发现,树木应有20年的生命。据此,她推断,道路在30年前就已经废弃,随后,树枝自然生长起来。

    接下来的路途中,万娇瞧见了一堆石头,蹲下来。付玉章不解,“不就是一堆石头吗?”

    “不是简单的石头。”万娇说,这些石头是一块块垒起来的,是一处曾经的建筑基础。

    继续行走,万娇还看到了一段道路中,几块木头掩在土里。她认为,这表明道路曾经有人维护过。

    万娇基本认定,这是一条古蜀道。2米宽的道路,容得下3匹马通过,大伙打趣说,这可谓古代的“高速路”。

    考证年代,万娇认为,虽然茂县的多个遗址可追溯到石器时代,那时的先民并没有能力开凿这样的大道,只有当居民们拥有了冶制金属的能力时,才可能拓出这条道。万娇表示,她还将做进一步考证这条古蜀道的年份。

    万娇说,在数千年前,当时的森林比现在茂密,居民要是走偏了道路,很有可能会在森林里迷失。所以,当时的人们总会沿着山脊,或者顺着河谷,开辟出一条道路。而在古时,修筑一条路,是个巨大的工程。于是,修路人往往会将自己的名字,刻在石碑上。可惜的是,当天,万娇并没有发现石碑。

    声音

    村民回忆:这条古蜀道,我走过两次

    考古人员眼里的这条古蜀道,63岁的付玉章称自己路过多次,也“正儿八经地走过两次”。

    第一次是在2003年,两个地质勘查员找到他,邀请他带路,进山探矿。于是,他背上干粮,带着他们,翻过高川粮子山,花了两天半,走到四大斋坪。到达目的地后,勘查员开始了两个月的普查,他也从旁帮衬着。餐饮不便,付玉章跟着“吃了40碗方便面”。

    后来,在2014年,他约着四五个村民,想要遛遛,便带着帐篷,走了两天,抵达茶山村。住了一周,再返回清平寨。

    走山路,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看过一两百米的悬崖,住过两个月的帐篷。付玉章说,这辈子吃过的干粮,可以堆成一家超市了。

    翻山时,他总是走在最前面。万娇感慨:“当地人的体质,和成都平原的还是不一样。再遥想几千前年,人们常年行进山谷间,体质应该比现代人好。所以,我们找寻蜀道,不能以我们的感知去判断,而要还原当时当地。”

    侧记

    蚂蝗出没两人中招

    行走在山路,除了要留意路面随时打滑,还要提防自然界的“亲近”。

    穿梭树林间,一只指甲长的扁平黑色虫子,突然爬上了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主播的膝盖,咬得主播直喊疼。“蚂蝗!”付玉章立马抡起太阳帽,使劲一刮,蚂蝗便离开了。见状,万娇立即从背包里拿出医药包,做了消毒处理。

    付玉章认为,蚂蝗挑中主播,是“她穿了破洞牛仔裤”的缘故。而考古人员小高,虽然穿上了冲锋衣,绑上了护膝,还是没能避免蚂蝗的“亲近”。而且一路上,她并没感觉到不舒服。直到晚上9点时,她准备洗漱时,才发现脚已经出了血。通过电话,付玉章指导起来,“一定是有蚂蝗叮过,快,把血挤出来!”

    见接连两人中了“蚂蝗招”,付玉章传授起穿山窍门:穿起长袜子,把裤管扎紧,顶上太阳帽,带着锄头,“就啥都不怕了”。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毛玉婷摄影杨涛

    关注微信
    手机站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