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热线|绵阳生活宝|新闻|房产|教育|旅游|美食|购物|便民|酒店|招聘|涪江论坛
  • 首页综合.要闻社会民生时事视频精彩绵阳四川新闻聚焦中国深度报道江油旅游资讯喷嚏图卦
  • 当前位置:绵阳热线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成都籍远征军埋骨滇西70年 简少良的亲人你们在哪?

    2017年06月11日来源:华西都市报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成都籍远征军埋骨滇西70年 简少良的亲人你们在哪?

    苏泽锦(前)拜祭简少良

    他,作为排副,坚守怒江阻击日军

    他,不幸牺牲,战友将他葬在施甸

    6月,云南施甸县,林木郁郁葱葱。

    苏泽锦站在一座远征军孤坟前,泪流满面。20多年前,一次偶然的经历,她与此坟结缘。

    坟墓已残破不堪,始终无人再来祭奠。但碑文上的文字,能清晰辨认这位抗日远征军的戎马经历。

    1943年,中日两军对峙于怒江两岸,时任远征军71军87师260团1营3连上士排副的成都人简少良,不幸牺牲于此,战友将他埋葬在半山腰上。

    感动于中国远征军的事迹,苏泽锦暗下决心,一定要帮他寻到成都的亲人。

    就此,“寻找成都东水井街远征军简少良后人”的网帖在川人朋友圈扩散,云南、四川两地志愿者,接力寻找简少良的家人。

    发现

    孤坟矗立玉米地

    看不出有祭扫的痕迹

    连日来,一则“寻找成都东水井街的远征军简少良后人”的帖子,刷爆朋友圈。帖子中,苏泽锦把墓碑上的所有信息,一字不落地记录下来。

    “20多年前,一次偶然机会,我见到了这座坟。”6月8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与苏泽锦取得了联系。她说,这座坟位于云南施甸县太平镇乌木村,周围种满了一人多高的玉米,“第一次到这里,它就静静地躺在那儿,看不出有祭扫的痕迹。”

    苏泽锦回忆,出于对军人的尊重,她刨开了周围的玉米,以及坟头的杂草,一座墓门残破、充满历史感的远征军墓,清晰地呈现在眼前。轻轻拭去碑上泥土,“71军、殁于癸未年、成都”等字样显现出来。

    “我有家人参加过远征军,所以对抗日战争这段历史很感兴趣。”苏泽锦仔细记录下碑文信息,“他叫简少良,成都人,远征军71军87师260团1营3连上士排副,牺牲于1943年。”苏泽锦说,简少良牺牲后,战友将他葬在这里,并立下此碑。

    保护

    百姓曾加固墓碑

    两年前残墓已重新修缮

    “家里爷爷辈的,就有亲人当过远征军。”苏泽锦说,她从小就对抗日战争感兴趣,尤其是家乡云南一带的抗战历史,“第一次看到这个完整墓碑时,心里既激动也很感慨。”

    “这样的墓,在滇西一带有很多,大多都是保家卫国的战士留下,有的只有坟堆。”她说,简少良有完整的墓碑,只是“藏”在一片玉米地里,很难让人引起注意。由于担心这处墓地被破坏,她联系了当地文管所、村委会,呼吁村民一同保护。

    “墓地处在怒江东岸的陡坡,易遭受泥石流。”她说,当地百姓为了保护这座墓碑,曾自发进行加固,相关部门也很重视。2014年,在多方努力之下,这座远征军孤坟,得以重新修缮,新立了墓门架。

    往事

    激战炸毁惠通桥

    中日两军对峙怒江两岸

    “从碑文信息来看,简少良牺牲之时,中日两军正对峙于怒江两岸。”6月9日,全国著名滇缅抗战史专家戈叔亚,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专访时分析,身在远征军71军87师的简少良,与部队驻扎在怒江以西的施甸一带。

    1942年5月,日军攻陷龙陵县城后,连夜占据了怒江西岸的松山。为了防止日军继续深入,中国军队当机立断炸毁了唯一的通道――惠通桥。

    而后,凭借怒江这道天险,加上飞虎队、地面部队的配合,成功阻断了日军的进攻步伐,让他们“越过怒江直捣昆明、重庆”的企图,彻底毁在了怒江河畔。

    自此,中国军队拉开了反攻日寇的序幕。“最先到来的是71军的36师。”戈叔亚说,之后,71军87师、88师等部队相继赶来。从1942年5月至1944年5月间,两军之间多次有试探性的袭击,“中国军队也在熟练使用游击战,屡次对日军进行骚扰、刺探军情等活动,为大反攻准备了充实基础。”

    “1943年8月,简少良牺牲时,正是两军对峙之时。”戈叔亚分析,这位成都籍远征军人要么是在敌我交火中阵亡,要么就在军旅中身染重病离去。

    线索

    牺牲时29岁

    或留有子嗣健在

    “墓碑上的文字显示,这位牺牲的远征军战士隶属71军87师。”长期关注这段历史的老兵志愿者泓影说,抗战期间,71军有三个王牌师,其中就包括战功赫赫的87师,这支部队曾参加淞沪会战,后来还作为参加滇西反攻对日作战的部队,是较早进入滇西的一支远征军部队。

    “简少良牺牲时,已经是上士排副。”泓影说,由此可推断,简少良参加这支部队的时间较早,“但参加早期的淞沪会战可能性不大。既是从成都出去的,很可能是当时71军在西昌一带征兵时,他作为补充兵员加入的部队。”

    此外,简少良在牺牲时,已是29岁。“在那个年代,一般情况来说是已经成婚了。”泓影说,因此不排除留有后人健在。简少良牺牲的几个月后,滇西反攻的战斗打响,“1944年5月11日,远征军渡过怒江,发生了松山、龙陵等多场战斗,知道他墓碑的战友很有可能也牺牲了。”

    寻访

    水井街有简姓人

    但与简少良无关联

    值得注意的是,墓碑还记录有简少良的住址。“上面刻着成都东水井街。”苏泽锦一遍遍翻看地图、在网上查询,“没找到东水井街这个地名。”

    对此,成都民俗专家袁庭栋表示,虽未听过东水井街,但成都一直都有水井街存在,“这个地名从清代一直沿用至今。”

    “抗战时期的成都范围来看,碑文上的东,可能指的是成都东面的水井街。”一名研究成都文化的学者推测,碑文中的东水井街,极有可能就是目前的水井街一带。

    6月9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前往水井街一带走访,这里的建筑早已不复往昔,邻近的街道已成了繁华的酒吧一条街。记者寻找到几位曾住这里的老人,但对于简姓的了解都不多。

    “我们找到一位疑似住过水井街的医生。”成都志愿者王虹说,接到这个寻人帖后,四方打听获悉,一位名叫简光玉的医生,上世纪50年代后住过邻近水井街的水津街,“遗憾的是,简光玉翻阅家谱未曾发现有简少良的名字。”

    得知消息后,苏泽锦轻叹了口气,“曾经在他坟前许诺过,要帮他找到亲人,所以还会继续努力下去,我也会抽时间到成都来一趟。”

    “四川志愿者仍在多方努力寻找。”6月10日下午,四川巴蜀抗战史研究院秘书长张光秀介绍,抗战期间,四川有350万人前往抗日前线浴血奋战,有60余万人牺牲。随着时间推移,川内健在老兵仅剩千余人,“作为后人,能为昔日牺牲将士寻找亲人,这是我们应尽的责任。”

    背景史料/

    十万青年十万军

    四川男儿踊跃参加远征军

    1942年,中国10万远征军进入缅甸前线,由于军备、军力等多方面因素,大半军人永远留在缅甸的土地上。消息传入四川,各界群众走上街头,振臂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以此祭奠阵亡将士,鼓励从军抗战。

    1943年11月15日,中将参谋长徐思平到三台县,在当时位于三台的东北大学发表演讲,呼吁广大青年积极投军报国。“国家危难,匹夫有责!我等男儿应该冲锋陷阵,保家卫国!”当场有多位青年决定弃文从戎。随后,“十万青年十万军”在四川各地得到响应,青年从军运动席卷全国。之后一年内,全国服役的青年学生有10万多人。

    热线寻亲

    名字:简少良

    家住:成都东水井街

    番号:71军87师260团1营3连

    职务:上士排副

    牺牲年龄:29岁

    牺牲时间:1943年8月

    牺牲地点:云南施甸县一带

    如果您听说过简少良战士,亦或者有他家属的线索,请第一时间拨打寻亲热线028-96111,或通过@华西都市报官方微博,华西都市报官方微信留言,帮助抗日战士寻找家乡亲人。

    关注微信
    手机站
    导航